抖音海外翻船,涉青少年色情遭多國封殺

“抖音工具論”中的核心論點是,這些思想、行為、對色情的需求本身就存在,即便不在抖音、Tik Tok上出現,也會有抖樂、抖歌。不可否認,人性有弱點,社會有發展階段,但利用高科技為其提供場所甚至鼓勵與刺激,並不是一件值得正名的事。

在印度僅有的3億出頭智能手機用戶中,有1.2億下載了抖音海外版“Tik Tok”。同時,Tik Tok在2018年全年的增長量中有40%來自印度。除此之外,在人口第四大國印尼,Tik Tok也收獲超過2000萬下載量,登頂印尼最受歡迎短視頻APP。在泰國、越南等東南亞國家,Tik Tok也多次登頂當地App Store或Google Play。但印度仍然是抖音母公司字節跳動海外版圖中最重要的一塊。

抖音的海外擴張之路可以說勢頭凶猛,不過最近也連續在各個國家遭遇阻擊。最嚴重的要數印度。今年4月3日,印度金奈(madras)高等法院宣稱TikTok“鼓勵色情,對兒童有害”,要求印度中央政府對該應用下達禁令。

 

4月17日,Tik Tok針對禁令上訴失敗,當地最高法決定維持此前地方法院的判決,並勒令印度政府執行。Tik Tok在印度正式遭到禁止。Google商店當天停止了Tik Tok的下載,兩天後的周四,蘋果商店也在印度地區下架Tik Tok。

 

判決書顯示,印度法院下架抖音的依據為:“大量不恰當的言語與色情畫麵;兒童與青少年在不了解潛在風險的情況下直接暴露在陌生人麵前;已經得到證實的致癮性會毀掉孩子們的心智以及未來。”

 

Tik Tok 運營主體當即表示將繼續上訴,最終判決將在4月24日公布。壞消息是卡納塔克邦(印度“矽穀”班加羅爾所在地)婦女委員會將同時向最高法院遞交禁令申請訴狀,理由為“像這樣的APP大加鼓勵物化女性。”

 

判決書所提到的爭議對抖音來說並不陌生,在國內崛起與出海的過程中,類似的消息總是伴隨抖音,但如此正式的寫入判決書中還是第一次。這也許是一個讓公眾、政府與抖音、Tik Tok母公司字節跳動重新思考體量龐大社交平台的監管與邊界的機會。


都是用戶幹的,我什麽都不知道


這不是海外抖音的第一次。

 

2018年7月,Tik Tok因為“色情、不恰當的內容”而遭到印度尼西亞政府禁止。

 

2019年2月,孟加拉國政府在打擊色情內容的行動中將Tik Tok關閉,目前尚未開放。

 

同月,Tik Tok 收到了來自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570萬美元的罰單,原因為“非法收集13歲以下兒童信息,使他們暴露在危險之中。”根據委員會的聲明,Tik Tok收到的罰單數額打破有關兒童隱私案件的罰款記錄。且該公司“在收到了上千份投訴後,仍然沒有改善這一問題”。

 

4月5日,BBC報道Tik Tok上“針對兒童和青少年的露骨性評論”並表示,在報道後,僅僅評論被刪除,發表評論的違規用戶仍然存在。

 

同月的本周,Tik Tok在其最大的海外市場印度遭到禁止。Tik Tok 當即表示上訴,並辯稱:不能為平台上第三方的行為擔責。該理由紮克伯格在麵對假新聞爭議的時候也用過,隻不過說法是更委婉的“借助用戶的智慧“和“言論自由。”

假設將Tik Tok類比成一條馬路,當出現青少年遭遇車禍時,責任可能屬於沒有按規章行駛的車輛或者隨意亂竄的行人。但如果這起車禍發生在沒有畫好車道和斑馬線的路上,道路建設方就很難推卸責任了。

 

在印度,青少年是Tik Tok的主要用戶,保證內容區分成人與未成年人是屬於網站的責任。這一點,Google以及其旗下的Youtube等軟件都對未成年人進行了內容上的過濾。成年人與未成年人看到的搜索結果與推薦內容完全不同。因向青少年傳播色情內容而被禁止的Tik Tok,在法律和道德上都很難站住腳。

“你戒不了毒是因為你在吸毒”

抖音的上癮機製已經被一再詬病,但寫在法院的判決書上是“蓋棺定論“的第一次。

 

4月初企鵝智酷發布的《抖音、快手用戶研究報告》顯示,抖音上大約22% 的用戶每天使用該應用超過1 個小時。抖音目前日活躍用戶與月活躍用戶的比值(即DAU / MAU)已經達到0.45,沉浸度較高的遊戲比值通常在0.3-0.6。

 

憑借對心理學中上癮機製的深入理解,抖音憑借“全屏沉浸式觀看”、“無間隙呈現內容”、“算法推薦”、“互動及模仿“等機製,在無限推崇”延遲滿足感“的創始人張一鳴的領導下打造了一款無限強化“即時滿足感”的軟件。

 

在國內,抖音、快手等短視頻軟件早在去年就遭受了監管注意。2018年1月因色情低俗內容被約談,4月網信辦責令全麵整改算法推薦機製。今年1月9日,中國網絡視聽節目服務協會正式發布了《網絡短視頻內容審核標準細則》和《網絡短視頻平台管理規範》。

 

在強監管之下,抖音於去年7月上線了未成年人防沉迷係統“向日葵計劃“,並於今年陸續更新了2.0、3.0版本。在國內頻繁被約談、要求整改的情況下,抖音、Tik Tok母公司字節跳動不可能對青少年沉迷這一情況沒有認知。


但這套青少年防沉迷係統顯然沒有被應用於印度市場。對於85%用戶年齡在24歲以下的抖音而言,在監管沒有注意到的情況下,鑽空子擴大日活數量似乎是最經濟、最符合利益的選擇。

 

隻可惜,印度監管部門沒有給予字節跳動在國內同樣的寬容和逐步規範的機會,一紙禁令將Tik Tok擴張的道路直接切斷。慌不擇路的字節跳動試圖用龐大的用戶群體向印度政府施壓,“禁令相當於截斷了印度居民的權利。”“相信印度的法製,1.2億用戶可以獲得樂觀的結果。“字節跳動相關負責人說道。同時,聯合一部分家長喊出”要規範,不要禁令“的口號。

 

在國內已遭遇明確監管與輿論壓力,深知上癮機製對青少年影響的字節跳動,在監管不完善的印度市場上遊走於灰色地帶。可以說,這紙禁令來得一點也不冤。


你是女人所以我要養你


在以婦女權利低下、強奸案頻發著稱的印度遭到女性組織起訴是一件羞於啟齒的事。根據外媒報道,印度卡納塔克邦婦女委員會已準備向最高法院遞交正式訴狀。

 

委員會主席稱,Tik Tok當中存在“針對孩子的,蓄意的色情內容”並鼓勵這些內容的分發。並且她們掌握了分別位於班加羅爾和孟買地區的兩例青少年在Tik Tok的影響下,對自己的妹妹進行性侵犯的案例。

 

同時,她著重強調了Tik Tok 的內容鼓勵“物化女性”。

 

這個指控對國內的抖音用戶來說並不陌生,2016年的“成都小甜甜”爆火事件可謂集大成之作。

 

在一段視頻中,采訪者問:“你覺得男人一個月多少工資可以養活你?”一位麵容姣好的女生小甜甜答:“養活我啊?我覺得能帶我吃飯就好。

且不說這個問題本身就帶有“女性需要被養活”的預設,在視頻爆火後男性們紛紛在評論中曬豪車、名表,證明自己能“養活”女性的能力。其後甚至掀起前往成都“尋找”小甜甜的風潮及大量湧現的網絡性騷擾評論。


諸如“隻要你乖給你買條街“、“購物車你要我給你拍”之類的熱潮更是不時出現。即便在集中被約談、要求整改的去年,9月份還是出現了“少女坐”“少婦坐”等軟色情模仿風潮。


“抖音工具論”中的核心論點是,這些思想、行為、對色情的需求本身就存在,即便不在抖音、Tik Tok上出現,也會有抖樂、抖歌。不可否認,人性有弱點,社會有發展階段,但利用高科技為其提供場所甚至鼓勵與刺激,並不是一件值得正名的事。



52人收藏.304瀏覽


參與討論

登錄 後參與討論
熱門評論
最新評論